MENU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资讯 >

《最后不说我爱你》宁晓夕冷霆遇小说章节列表阅读

2018-08-02 08:46| 有:  位盆友前来围观|来源:www.shuoshuokong.org

《最后不说我爱你》小说简介: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嫁给他为妻,跟他一起孕育他们爱的结晶。 哪怕要付出生命的代价,她也在所不惜…… 可他却逼着她代孕,代孕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孩子……

无删减版《最后不说我爱你》已上线,大家一起来阅读一下《最后不说我爱你》精彩片段哦

阅读全文请搜索薇/信/公/重/号(语录小说),回复连载号[1082]即可

《最后不说我爱你》小说精彩章节赏析

手指不断收紧,报告被捏出褶皱,宁晓夕好不容易才稳住心神,定定的看着宁子珊,“那我肚子里的孩子,是谁的?”

满意的欣赏着她的表情,宁子珊戏谑道,“你猜猜?”

猜?这TM怎么猜?

如果眼神可以变成刀,宁晓夕已经在她身上捅出十七八个窟窿。

她不说话,只是死死的盯着宁子珊,如同一尊风化的雕塑,暴戾和嗜血一点点侵蚀了女人五官中最后一丝温柔。

她的目光越骇人,说明她越愤怒。宁子珊娇笑着站直身子,慢条斯理的往她的怒火上淋上最后一桶油,“爸说你冷冻过卵子,所以我就顺手用你的啰!有什么办法呢?谁让爸爸最疼的人是我呢!”
最后不说我爱你
豪门之中,一直有条暗中运转的守则。未免子女发生意外,家业后继无人,所以等到子女适龄之后,就会取精子卵子进行冷冻。

“所以,这是我的孩子?”宁晓夕不敢相信。她看看宁子珊,又看看自己的肚子。

再抚上小腹,她的手有些孩子颤抖,“这是我和霆遇的孩子?”

“对,没错。”宁子珊笑着,眸底压抑不住的嫉妒,让她精致的妆容看上去阴柔又狰狞,“可是你的,又能怎么样?你是要命,还是要孩子?”

宁晓夕想要命,也想要这个孩子。虽然不是正常受孕,但到底流淌的是她和冷霆遇的血。

“你要是还想要命,那我现在就去告诉霆哥哥,说你在卵子库做了肮脏的手脚,瞒天过海把我的卵子换成了你的。”

“若是知道你用手段,欺骗所有人怀上这个属于你的孩子,你说霆哥哥会怎么样?”

她的语气又轻又缓,却像是一把把锋利的手术刀,狠狠的扎在宁晓夕心上。

一想到冷霆遇那张充满憎恨和森冷寒意的脸,宁晓夕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。就凭这他对宁子珊的爱意,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逼着自己去打掉这个孩子,而且他还会跟自己离婚……

不,绝不!就算是死,她也要霸着冷太太的位置!

宁晓夕扑过去,“啪”的一耳光扇在宁子珊的脸上,“宁子珊,你怎么能这么歹毒?你是魔鬼吗?”

是,一定是的!

她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勾魂厉鬼,用那些诡谲的阴谋伎俩扼住自己的咽喉,要硬生生的把自己逼上黄泉,逼进地狱。

透过窗户看到一抹由远及近的挺拔身影,宁子珊面上得意的笑容立刻化为低眉顺眼的哭泣,“姐姐,你不要这样,都是我不好,求你别生气了,好不好?”

宁晓夕气疯了。完全没去想她为什么会突然变换表情,再一次高高的扬起手。

她的巴掌没有落下,半空中就被一直横伸出来的大手钳住。

冷霆遇稍一用力,将她推了个踉跄。

他看着她,墨色的眸子里翻涌着无边的怒意,“宁晓夕,你是不是想死?”

一字一顿、重如千钧。

如果说宁子珊像恶鬼,那么这一刻的冷霆遇,就是来自无间地狱的阎罗王。

“霆哥哥,姐姐当然不想死,姐姐只是不想要我们的孩子?”不等宁晓夕开口,宁子珊已经扑进冷霆遇怀里。

她故意仰着那半张挨了打的脸,哭得带雨梨花,“霆哥哥,你不要怪姐姐。都是我不好,都怪我被人害得没了子宫,呜呜呜……”

她表面上是在替宁晓夕开脱,可每句话都恰到好处的拉扯着冷霆遇的神经,让他想起是宁晓夕下药,害她被人轮奸,害她失去子宫……

宁晓夕想要解释,可捕捉到宁子珊阴测测的目光,她只能下意识的噤声。为了孩子,她什么都不能说……

不说话就是默认。

冷霆遇的瞳孔微微一缩,顷刻间肃杀的冷意便充斥着整个房间。

“不想生?可以。把子宫还给子珊。”

短短十数字,犹如当头一棒,打得宁晓夕眼冒金星。


那是她的子宫、她的孩子,怎么可能给宁子珊那个歹毒险恶的女人?

无删减版《最后不说我爱你》已上线,大家一起来阅读一下《最后不说我爱你》精彩片段哦

阅读全文请搜索薇/信/公/重/号(语录小说),回复连载号[1082]即可

但冷霆遇,向来说一不二。

带她回过神来,冷霆遇和宁子珊已经走出病房。

她急忙追上去,“对不起!我错了。”

不能解释,只有求饶,“我愿意给你们生孩子,我一定会好好生下这个孩子的。”

从他选择站在宁子珊身边,不分青红皂白推开她的时候,宁晓夕就输了,输得彻底。

“不,你没错,你不用给我道歉。虽然你害我没了子宫,剥夺了我亲自孕妇孩子的权利,但你给我代孕,也算还我了。”宁子珊的眸低飞快闪过一丝狠毒,话锋一转,“但是,孩子是无辜的。就算他不是你的亲儿子,也是你的亲外甥,你处处想置他于死地,你应该给他道歉。”

“好,我给孩子道歉,对不起!”只要能保住孩子,宁晓夕愿意。

“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太没诚意,不如跪下说?”

“什么?”宁晓夕不敢置信的看看她,最终将祈求的目光定格在冷霆遇的脸上。

这是医院,走廊上来来往往那么多人,就这么几句话的时间,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他们。在这里下跪,岂不是把自尊放在脚下任人践踏?

“她肯原谅你,我就原谅你。”

睥睨的眼神,犹如俯视蝼蚁。

冷霆遇没有任何起伏的一句话,像冰锥直插进心脏,疼得宁晓夕遍体生寒。

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,她才掰弯自己的双腿,膝盖缓慢而僵硬的磕在坚硬的地板上,“对不起!请你原谅我,再给我一个机会,我一定会好好把孩子生下来的。”

身痛,不及心痛的万分之一。

她的发丝凌乱的垂在肩头,苍白的小脸上满是倦怠,眼神卑微。这样的她,哪还有半点江城第一名媛,宁家大小姐的风骨?
最后不说我爱你
看到这一幕,霍修文的心仿佛还荆棘狠狠的撕扯,他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,一把将宁晓夕从地上拉起来,“冷霆遇,你看清楚,她才是你的合法妻子。枉你还是名门之后,带着小三在这里耀武扬威算什么本事?你知不知道,晓夕得了霍……”

“霍医生,你是来带我去打保胎针的吧!”唯恐他说出自己的病情,宁晓夕急忙反手抓住霍修文的胳臂,拖着他就走,“那我们现在就去吧!”

他们的胳臂交缠着,那么扎眼。冷霆遇莫名愤怒起来,“宁晓夕,我警告你不要再耍手段。子珊的心脏不好,你再惹她生气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赤裸裸的威胁砸在耳朵里,砸得宁晓夕脚步踉跄,幸好有霍修文扶着,“谢谢你!”

她明明那么凄惨,可嘴角还挂着温和的微笑。如芒在刺,霍修文不忍的别过头,“晓夕,你为什么不告诉他?他和宁子珊的孩子,真的比你自己的命,还重要吗?”

“这不是他和宁子珊的孩子,是我的孩子,我和他的孩子。”如果这段婚姻终将不得善终,那么这是上天赐给他们最好的礼物。宁晓夕的嘴角微微上扬着,平静的将宁子珊天生没有卵巢的事说给他听,“如果打掉孩子,他一定会跟我离婚。如果告诉他真相,他一定也会逼我打掉孩子……”

“修文,我爱这个孩子,他是我的。我一定要把他生下来,请你帮帮我,好吗?拜托了!”宁晓夕弯下腰,给他深深的鞠了一躬。

她已经做到极致,霍修文根本无法拒绝,“好,我答应你,一定尽我所能帮你。”

医院车库,宁子珊故意慢走几步拉开和冷霆遇的距离。

她今天到医院来有两个目的,一是羞辱宁晓夕,二是拿宁晓夕的完整病例。她打开电梯口的消防栓柜子,果然看见里面放着一个厚厚的牛皮信封。

可她还未及打开看看里面的内容,便听见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“你拿的什么?”冷霆遇折回来,目光淡淡的看着她。

“没、没什么……”

宁子珊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想要藏到身后,可冷霆遇已经伸手将信封接了过去。

那可是宁晓夕全部的病例,被他看见,后果不堪设想。阴谋败露的慌乱从脚心直冲上脑门,霎时间冷汗便濡湿了宁子珊的背后……

“霆哥哥,真的没什么……”


看着他反转信封,看着他目光落在“宁晓夕”三个字上,宁子珊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眼神触到那三个字的瞬间,脑海中便浮现出那张苍白的小脸,墨色的瞳孔一黯,冷霆遇旋即将信封扔给宁子珊,“她的东西,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拿出来。她要是再敢说拿掉孩子的话,就让她给孩子偿命!”

悬着的心归位,宁子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她还以为要费一番口舌,想不到冷霆遇已经厌恶宁晓夕到这个份上。她实在太开心了!

夜,漆黑如墨。

深入骨髓的疼痛袭来,硬生生将宁晓夕折磨得从梦中醒来。

温凉舒适的软枕薄被不知几时变得像烙铁一样滚烫,轻轻一碰就灼烧着五脏六腑。她想要起身,沉重的胸腔却像要压破心脏,让她喘不上气。

她知道,她又发病了。她蜷缩着身子,努力调整呼吸,试图上病魔安静下来。

可十几分钟过去,疼出的汗水已经湿透了衣衫,病痛却没有半点消退的痕迹。

精疲力尽,她像条搁浅在岸上的鱼,挣扎着拉开背包,翻出药盒子。

她昏昏沉沉,耳朵里嗡嗡作响,连滑下床的时候打翻了床头灯也浑然不觉。

冰冷的药丸落入掌心,她忽然又清醒过来。

不、不能吃,这些药会伤着孩子。

“我答应你,一定尽我所能帮助你。”脑海浮现出霍修文的话,她立刻扔下药丸,抓起车钥匙。

这个时候,只有霍修文能帮她了。

床头灯落地发出巨响,冷霆遇从书房来到客卧的时候,宁晓夕已经下楼。听着外面引擎的声音,他莫名怒上心头:贱人,深更半夜是要去哪儿?

他开着车不紧不慢的跟着,一路跟到了华庭小区。如果他没有记错,霍修文的家就住在这儿。

打针、止疼、隔离癌细胞。

在沙发上躺了半个小时,宁晓夕才感觉缓过劲来,“修文,谢谢你!”

汗湿的头发黏着脸颊和脖颈,她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。霍修文行医这么多年,也没过几个疼得像她这么厉害,坚持得像她这么久的人。

他真想狠狠的责怪她几句,她这样实在是太不爱惜自己的生命,可对上那双明亮中带着哀求感激的眼睛,所有的话都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,“晓夕,你要记住,只有你活着,孩子才能活着。”

“我知道,我以后不会了。”宁晓夕撑着身子站起来,虚弱的一笑,“不打扰你休息,我先回家了。”

即便冷霆遇从未当她是妻子,但她一直把那里当家。再晚,也要回家!

“图片在你邮箱,查查是什么药?我要在最短的时间,得到最准确的消息。”

刚吩咐完助理,就听见开门的声音。冷霆遇冷然看着她,“去哪了?”

头发上的湿意,身体明显呈现的运动后的疲惫,铺天盖地的寒意席卷整个房间。

“我觉得身体有点不舒服,去了趟医院。”出门的时候,宁晓夕的脑袋还晕着,并不知道有车一直跟着自己。

夜会奸夫还撒谎,即便从未将她当做妻子,冷霆遇也容不下这样的欺骗。

他一把抓住宁晓夕的衣襟,狠狠的将她掼在地上,“贱人,就那么缺男人吗?”

宁晓夕原本就病后虚弱,这一摔更是头晕眼花。等回过神来,已经被褪得一丝不挂,“不,不要。我真的是不舒服……”

她挣扎着想要解释,可冷霆遇根本没给她任何机会,“荡妇,你不是不想生孩子吗?那就不要生了。”

他将她面朝下按在地上,托起她的窄腰,狠狠的从后进入……

无删减版《最后不说我爱你》已上线,大家一起来阅读一下《最后不说我爱你》精彩片段哦

阅读全文请搜索薇/信/公/重/号(语录小说),回复连载号[1082]即可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