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资讯 >

言情小说严牧深唐言在线阅读全文,严牧深唐言完整版

2018-08-01 17:06| 有:  位盆友前来围观|来源:www.shuoshuokong.org

严牧深唐言小说简介:世间的爱大同小异,可恨却形态各异。畸形的爱和畸形的恨是一样的,无论多爱多恨,最后都是无疾而终。

严牧深唐言小说无删减版已上线,严牧深唐言小说精彩章节分享给大家

关注微|芯|公|重|号(几米小说)回复969可阅读全文

严牧深唐言小说精彩章节试读

“唐言!”这两字,直接是用吼的,看得出来,他很生气。

“我在!”看着他怒气横生的脸,我倒是格外平静。

他扬手,看样子是想打我,但是最后拳头没落在我身上,倒是打在了一旁的墙壁上。

这一下打下去,墙壁没什么问题,倒是他的手,出血了。

我视而不见,只是冷眼看着他,“你要是舍不得那点钱,那就算了,就当.....”

他从黑色钱夹里抽出一张黑卡,甩在我脸上,面色冷冽,“里面的钱,够我睡你一辈子了!”

我有那么一刻的走神,睡一辈子,这话.....可笑,但不难听。

见我没动作,他转身离开了。

严牧深唐言

盯着地上躺着的黑卡,我不知道自己该笑,还是该哭,走到这一步,是不是就没有回头路了?

......

已是清明,气候回升,暖和了不少。

翌日,我还未曾彻底醒来,就听到楼下有声响传来。

我睡眠浅,听到动静就醒了。

起身出了卧室,见大厅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位不速之客。

唐诺兰。

我母亲,今年36岁。

36岁的年纪,看着像二十五六的女人,她生得美丽,保养得好,岁月对她仁慈,没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。

她十六岁就将我生下来,随后便开始了她这半生的皮肉生意。

见到我,她沉了脸,语气很不好,“牧深呢?我找他。”

呵呵。

我环抱着手倚在门框上,歪着脑袋看她,讽刺一笑,“唐女士,你这是丈母娘找女婿,还是妓女找嫖客?”

“你....”她气红了眼,“唐言,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,要不是我,你能嫁给牧深么?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?”

“东西?”走向她,我失笑,“唐女士,你激动什么?我就是简单的问问你,若是你是以丈母娘的身份来找他,我自然没什么意见,但,你若是以别的身份来,你说我作为严牧深的妻子,总不能表现得太无动于衷了,不是么?”

被我逼近,她后退了几步,脸色格外难看,“唐言,注意你的用词。”

我笑,转身坐在沙发上,抬眸看向她,“不喜欢我说的话,你可以不用来,既然来了,有些话还是要听,不然,多无趣!”

本该是阳光明媚的一天,我不想和她纠缠这些,低眸道,“严牧深不在这里,你要是想找他,直接给他打电话,如果没有必要,以后不要来这里。”

不等她反驳,我抬眸看向她,阴了脸道,“我怕我某次我会控制不住自己失手杀了你。”

“你.....”或许是被吓到,她后退了一步,抬手指着我,张了张口,却是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不想和她过多纠缠,我指向门口,淡然道,“慢走,不送!”

十八岁那夜之后,唐诺兰便再也不会在我身上留疤了,她怕我,怕我会一怒之下杀了她。

更怕我报复她,将她曾经在我身上留下的伤疤一一还给她。

人生是一场漫长的轮回,一个一报还一报的过程。

怀上我是个意外,唐诺兰根本不想要的意外,她十六岁那年不知道和谁野合,在无知中怀上了我,肚子一天比一天大,她一无所知,直到孩子七个月的时候,才察觉不正常。

那个时候想要打掉已经来不及了,只能在别人的指手画脚里将我生了下来。

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,在90年代,不可能不被非议,她被人指着骂婊子,妓女。

后来无奈,她只身来了费城,一座谁也不认识她的大城市。

她带着我,开始了她半生的皮肉生活。

唐诺兰不爱我,甚至有无数次想要掐死我,从我记事开始,我身上就有无数的伤疤,烟头烫伤的,刀片划伤的,针头刺伤的,有些是用牙咬伤的。

这些伤疤像是成长的痕迹,一点一点的伴随着我。

很多年后,这些伤疤都一直刻在我心里,怎么抹都抹不去。

严牧深唐言

她喜欢在我身上留疤的习惯是在我十八岁那年,她将烟头烫在我胸口上时,我打碎红酒瓶,用碎玻璃将她手腕上的手筋挑断了。

那些被常年积压的怨恨,像一股冲破山顶的熔浆,凶狠残忍。

所以,唐诺兰现在怕我。

.....

严牧深要出差,我昨夜便知这事,但和我无关。

原本美好的一天,被唐诺兰过来一闹,我反而有些烦躁,草草收拾了一下去了学校。

哦,忘记交代了,我叫唐言,二十岁,大二,就读于费城师范学院。

我和严牧深结婚,是为了给两个想要名正言顺,毫无顾忌的人偷情打掩护。

这是一场交易,他们得到肆无忌惮,而我得到的是不用任何麻烦的学我喜欢的东西,做我喜欢的事。

人生如此。

各取所需。

早课结束,我没等到严牧深给我安排的司机,倒是等到了.....严牧函。

严家十几年经商,家底丰厚,世人都知严家是豪门大户,多少名门少女削尖了脑袋想要往里钻。

可不知,严家两位少爷都是情痴,哥哥爱上风尘女子半老徐娘,弟弟爱上那半老徐娘的女儿。

听说过兄弟爱上姐妹,却极少听说兄弟爱上母女。

婚宴一别,已是一年之后,再见严牧函,我不知道是悲还是喜。

黑色宝马,车身线条温和内敛,和他倒是有几分相似,车子停在学校门口。

他站在车边,低头玩弄着手中的手机,看样子像是无意经过,只是短暂停留,片刻便会离开。

男子俊朗出众,身形修长引目,短短片刻,已有不少少女投去爱慕的眼神了。

身边有人经过,小声议论,“宝马男,可以啊,一看就是极品中的极品。”

有人接话,“人长得不错,但三百万的宝马,不算有钱。”

有人反驳,“你懂什么,人家是低调,看看他那一身衣着,就是手腕上的那块表,都是极品,价值千万。”

身边有人吃惊,我不由想笑,钱确实是个好东西。

兜里的手机响起,电话号码是严牧函打来的,接电话时,我不由抬眸看向站在车边的他。

正巧他也看见了我,接起电话,我开口,滋味复杂,“喂!”

“看到我了?”清雅磁性的声调,一如既往的好听。

“嗯!”这么显目,就算不想看到,也难。

“过来!”

我:“.....”

电话挂断,他抬眸眯着眼睛看着我走近,我不语,他也未曾开口说话。

上了车,将背包放在后座,他坐到驾驶位上,看了我一眼,目光柔和了不少,“想吃什么?”

我答非所问,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昨天!”启动了车子,他看向我,“想吃什么?”

我没回答他,倒是开口道,“你不应该来找我。”

严牧深若是知道,怕是又回引来不少麻烦。

严牧深唐言小说无删减版已上线,严牧深唐言小说精彩章节分享给大家

关注微|芯|公|重|号(几米小说)回复969可阅读全文

 


相关推荐